首页 见证精选 原创园 评选推荐 资 讯 留言板 论坛 友情联接 网址大全
人生中最大的福份
 | 生命的转变与升华 我的人生哲学和婚姻哲学——耶稣做我生命的主宰           

胡欣  九十年代初是大陆改革开放,出现引进外资的高潮,精通财务、会外语、懂计算机的会计人才为社会所急需。我大学毕业后,先后在一些中外合资、合作、独资企业中工作,是个地道的三资通。二十五岁时我已是北京最大餐饮娱乐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管。  我们的总经理曾在多国总统府任职并获奖牌,公司有数百名服务小姐,并拥有香港及广州市场几乎所有港台歌星影碟,一时名噪京城。我工作的性质,除了白天跑各种与财务有关的部门:税务、工商、银行、外管局等,晚上还要和其它高级职员一起“考察”餐饮娱乐业,这成了我们正当的业务范围。我每日所见都是灯红酒绿、杯觥交错。  深夜回来,各种耳目的刺激都变成了身心的疲惫和空虚,心中没有一点充实与快乐。我常庆幸自己还有专业,不象那些吃青春饭的小姐,但认真考虑我每日所为,除了按照港方指示假造注册资本,虚报固定资产,就是将花天酒地的巨额开销打入开办费。只要税务、工商要“研究”一下,我就马上“烟酒”一下。虽然在外人看来,我是年轻时髦的单身贵族,有北京人的优越身份,令人羡慕的外企工作,四通八达的关系网,出入星级饭店,但这一切给我自己真正带来的是什么呢?我渴望摆脱这种无聊的工作,过一种真正充实的、健康快乐的生活。  我曾认为自己是个诚实、正直的人,作为财务人员,我厌恶贪污受贿的总经理,看不上同事们为了一点利益彼此出卖、不择手段,更不肯以自己年轻为代价逐入社会虚荣、浮夸的浪潮中去。为此,我曾失去过工作。我需要藏起对这种人的蔑视,成为他们的助手,心中很不舒服。为什么社会上都是这样的人?是我应该向他们看齐,还是应该坚持自己的原则?我这样作又有什么意义?有谁会说我好?我心中十分矛盾,每次对这种问题的思考都最终转变为对人生的思考:我在追求什么?人到底为什么活着?我没有答案。  我决定离开这家公司。我把简历交给了北京市外企服务公司,一周内就接到通知到一家德国公司去面试。德方总经理亲自飞往北京参加面试,三十多名候选人中,我被选为惟一的财务人员。三天之内,办事果断的德国人就给我订下了工作职责和待遇标准,并被告知:该公司不希望有任何偷漏税行为,如果公司在税务方面有任何麻烦,“That's your problem, not mine.”(那就是你的问题了)我暗自高兴并惊奇:居然有这种公司,这正是我要找的。  不久翻译小姐告诉我,德方总经理是个基督徒,他在中国南方任职期间,深受中方职员爱戴,临行时许多工人都落了泪,舍不得他离去。共同工作后不久我又发现:德国人工作上的勤勉和业务上的精湛,都在他身上得到最完美的体现。无论是清华高才生,还是留德人员,一提到他的技术无不交口称赞,同时他又是德方母公司在整个亚洲地区的技术顾问。在他手下工作,大家都非常愉快,他成了我所最尊敬的人,我也很快成为他工作上的左膀右臂,翻译小姐告诉我:“他很注意不在我的面前夸奖别的女性,但你是我所听到他惟一夸奖过的。”  这时我的工资待遇已是同班同学中最高的一个,工作上没有任何不如意,但我又开始不知足,当时出国热很流行,趁着年轻,我还要更上一层楼。不久,先生得到三所美国大学的全奖,我们就出国了。  神的拣选  回忆起我第一次去教会的经历,我会相信:神所要成就的事,无人可以阻拦。神所拣选的,按照肉体有智能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能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哥林多前书1:26-29)。  经过三年的艰苦奋斗,我从中西部的一所大学毕业,实现了美国梦的第一步。从网上,我在新泽西州找到一家待遇不错的工作。在美国东海岸的这个城市里,没有一个亲戚,没有一个朋友,就连先生也远在外地学校继续读他的博士学位。可那位顾念的神已在这里为我安排下一家非常适合于我的教会。我从未想过去这种地方,也不认识那里的任何人,怎么会去教会呢?  原来离我公司很近,有一家中餐馆,我在那里用餐时,与老板娘聊了几句。她问我:“你刚来,一个人,想不想去教会认识一下中国人?”这可正中下怀,我需要认识更多的中国人,但一想是教会,又有些犹豫。但看她如此热情,抹不过面子,心想就去一次吧,以后不去就是了。时间定在那个周日,那天正好是十一月的第一个礼拜日。美国东部从这天开始进入冬日制,时间要拨慢一小时,可偏偏我原来住的美国中部的那个地区一年四季不调时差,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这个习惯。  礼拜天早晨我到教会时,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二十分钟,老板娘还没露面。我心中暗想:她不是忘了,就是在逗我玩。连她叫什么我都不知道,她怎么会带我去教会呢?想到这儿,我觉得自己很好笑,一踩油门就走了。在一个加油站,我停下来加油,无意中问起时间,才得知今天这个地方在改时差。我方才反应过来,失约的不是别人,而是我。我赶快开回去,发现她已等在那里了。  就这样,我被一个不认识的基督徒带到了教会。她因周日餐馆最忙,不能久留,很快就走了,以后也未见过面。当教会中的一位弟兄得知我是怎样来教会的时候,竟激动地对旁边的人说:“你们看,神在找她!”当时我听了这句话,很不高兴,心想这人讲话真不吉利。因为人常说“装神弄鬼”一词,我就以为“神”和“鬼”没有什么区别。  初进教会时,听人讲话,往往会有反感,但信主后,才知道自己的无知与肤浅。当老基督徒说信主的人都是神全权的拣选时,我会反驳道:我认为是我拣选了神,而不是神拣选了我。因为世界上这么多教派中,我不信佛教的神,不信伊斯兰教的神,却选了基督教的上帝,这明明是我拣选了神嘛!他们却幽默地说:这好比天堂的大门,当你在外面看时,门上写着:天堂的门对所有的人敞开;但当你进来后,门的反面写着:神的拣选。  我自以为聪明,向神提出一个个问题,又一个个自己推翻时,才觉出人的智能是多么有限,神的道是多么高深。当我们不信时,我们总是将自己看得与神平等,或将神看作市场上被推销的几种选择之一。但当我们真正认识了主的慈爱与公义时,才感到自己惭愧难当,才不会对神有“I do you a favour ”(我帮了你的忙)的心态了。  决志  从第一次查经开始,我就发现自己不仅英文听不懂,而且中文也听不懂。他们说的每个词、每句话还懂,但放在一起就不合逻辑,真好似天书一般。我心中暗暗恼火,上学时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课,怎么会句句话懂,连在一起,就不知所云呢?不搞清,我怎么和他们辩论?我真想让这些基督徒早日清醒过来。为此我坚持去查经,每次都大大地和他们辩论,反正他们要忍耐,不能和我发脾气。但真理是驳不倒的,神的话句句都带着能力。每次从查经班回来,认真思考他们所言,我也不得不承认,从他们的理论角度讲,所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但靠我的理智很难相信神创造人和世界万物,童女生子,因造巴别塔、神变乱人的语言等神话,他们也无法证明给我看。  有一位医学院的教授跟我讲了他信主的经历:“十几年来,我每次去教会,不过是为了陪信主的太太和岳母。听教会人的讲道,也觉得很有道理,但我总是好好好,是是是,认为与己无关,从来没有真正敞开过心扉。我所专注的都是事业,如何带研究生作好课题和试验,怎样多出论文。为了节约时间,每次刷碗的同时,我都会弓着双腿锻练腹部和腿部肌肉。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使我亲身经历了神的大能,我才真正开始考虑神的存在。几年前,我得了一种怪病,说不准何时,就会头昏得不能支撑,非要马上坐下来,这十分影响我的教学工作。我太太和岳母一直为我祷告并劝我信主,但身为医学院教授的我怎会相信神学而舍弃医学。开始时,我还尽量向校方隐瞒病情,终于有一天,我在讲台上晕倒了,当时几个学生将我扶起到一旁休息,那天的课也因此变成自习。我意识到我的教授生涯可能将会就此结束。为了挽回工作,我四处求医,两年多看过许多中西医专家,但都无效。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无奈我将自己交在神的手上,病也因此被神医治。我相信如果十几年前我就信了主,我的事业、生活决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还有一位北京来的姊妹,被名牌大学保送研究生,做学生时,就被选为中国参加世界妇女代表大会的代表,拿到全奖来美后,几经奋斗成为美国大公司的部门经理,又被培训为住亚洲的VP(副总裁)。她的能力很强,性格背景与我有很多相似之处,她的今天仿佛就是我奋斗的明天。但她非常爱主,对自己的要求也很严格,她告诉我这些她从前所追求的名誉、地位、金钱都是虚空的虚空,希望能摆脱这种无益的生活。她说到做到,一年后,她放弃了令人羡慕的高薪职位,欢欢喜喜地去自费攻读神学院。她对我信主有很大帮助。  听了大家诚恳的讲述,我也心有所动:难道我比他们都聪明?他们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精神空虚,相反,他们比我更多一份喜乐与平安。我可不要象他们那样生活遇到灾难,身体有了难以医治的病痛后,再去寻找神。也许真象他们所说的那样,早信早得福?  爱面子的我不肯在人前决志,晚上偷偷回到家中,跪在床前,当我低下头,一言未出,泪水就止不住地流下来。我这只迷途的羔羊终于被找回到牧人的身边。  “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约翰福音10:14)当我回到那充满慈爱与公义的神的面前时,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自己的罪,我第一次毫不怀疑地认识到我是个罪人。从前我认为自己正直、善良、诚实,现在呈现在眼前的我却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冷酷无情的人,和自己所鄙视的人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虽然我的目的都达到了,但神让我看到我对别人所作的伤害,我的内心世界只能用丑陋来形容。  在娱乐界这种环境工作,我已沾染上许多吃喝玩乐的不良习惯:公费烟酒工;经常给自己安排些外出会议,名义上是学习新的涉外规则,实际上是游山玩水;报销交际应酬费的同时,顺便报销些个人费用,大家都是如此。所有报销都从我财神爷手下过,没有我不知道的秘密,他们怕我还来不及,哪个敢找我的不是。我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我为人的标准也总是以社会的标准为转移。  “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篇51:17)我流下了惭愧、痛悔的泪。我深深体验到神对我罪的赦免,和自己从罪的捆绑下得释放的自由。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辩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希伯来书4:12-13)。  决志后,我自己并未觉得有何外在的变化,但最了解我的先生却奇怪地问:“这次来,我发现你好象突然变了许多,当然是变好了,这个月,你都干了些什么?去了哪里?”他奇怪我们恋爱多年,他作出许多牺牲与让步,都没使我有很大改变,是什么力量能使我这样一个固执的人从内心到外表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呢?主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当我把自己交托在神的手上时,他就肩负起对我的责任。凭我自己的能力,我无法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因为我们每个人的标准都是已经堕落的,与世俗相差不远的标准,我们以为自己很好了,但我们无法达到神圣洁的标准,只有借着神的大能,才能脱离罪的捆绑。  2000年,我父母从北京第二次来美国,和两年前相比,他们也认为我变化很大,大家都为我的变化而高兴。我问他们怎么看出来的,我妈说:“上次我来,你会因为先生说的一句话而没完没了,自己还真的很生气。现在,我看他说什么,你都不计较了,一笑了之。这就是进步。”信主前,别人说一句,我有十句,不知容忍,得理不饶人,没理搅三分。但当我经历了神的大爱,又在圣经中读到“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时,我感到十分惭愧,自己从小到大不知践踏了多少爱,还自以为是;其实,在骄傲、虚荣、自私、妒忌等等缺点上,我或多或少都有份。神啊,感谢你将独子赐予我们,洗清并赦免我们的罪恶,又将天国赐给我们,成为我们永远的盼望。  灵战  教会中曾有位王弟兄告诉我:你不属神,就属撒但。没信主的人,都在撒但的管辖内,信主的人都在神的国度——天国,这二者之间没有中间带。属肉体的人只能借着神的力量才能战胜邪灵,就是那撒但。当时我还没信,虽然不象当初那么爱辩论,可心里却暗想:我可不想卷入这场战争,我谁也不得罪,你们都是灵。我从小到大虽然没信主,属撒但,不也过的不错吗?你们怎样证明你们所说的是正确的呢?  这事过去不久,也就是我决志后的几周内,撒但借着试探来到了我的面前。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天,1999年2月5日凌晨,正当我半睡半醒之际,有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床前。他长发垂肩,神态诡秘,笑着对我说了一句令我吃惊的话:“你就要死了!”我急忙问:“什么时候?”他答道:“今年,日本人投降的那一天。记住,不要出让你的衣物。”随后,一声鸡叫,他就消失了。  我完全醒了,觉得刚才好象做了一个恶梦,但又清晰可见。我想不用管它,继续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一般来说,我睡得很沉,即使作梦也记不住。但那天梦后,我整个人都笼罩在恐惧与不安之中。  到下午时,这种感觉有增无减,我赶快给先生挂了个长途,他犹豫了一下说:“这不过是个梦,不用害怕!不过有件事跟你讲了,你别放在心上。我先后两次在中餐馆吃饭,都抽到同样的签语饼:你要获得一笔巨额遗产。这两次吃饭前后相差一两个礼拜。”他这样一讲,更加深了我的恐惧。因为我清楚,我先生家境贫寒,父母亲不会给我们留下什么巨额遗产。“你赶快去买巨额保险。”先生在电话里又说,“既然事情发生了,就要理智地去对待。”本想从先生那里得到些安慰,没想到我在人前多次夸口的先生却如此不可靠。感谢神,让我看到人的爱是多么有限,人的理智往往就是冷酷无情。  回到公寓后,我一个人坐在那里整理了一下纷乱的头绪,肯定这种反常的现象与近来常去教会有关,心中不免开始埋怨那些教会中的人,后悔不该轻信,作了决志,这下性命难保。  我马上打电话给平时最关心我的两个人:王弟兄和张姊妹,约他们晚上到教会见面。当他俩听完我的讲述后,不仅不惊奇,反而视其为好事,我越发的糊涂。他们一边安慰我,一边引经据典。其中一段(以弗所书6:10-18)让我心中深得安慰: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特别是张姊妹,她坚信:撒但对我的试探是在神允许下的,这试探决不会超过我所能承受的范围,更不会夺去我的生命,因为基督已经从撒但手中夺回了掌管阴间的钥匙,没有他的许可,任何人都不能夺去我的生命。“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的灾害。他要保护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诗篇121:5-8)  根据他们的分析:我不信神时,自然属撒但管辖,现在,我决志了,撒但就要出来争夺我,这场基督与撒但之间的灵战很有可能并未完结,如果魔鬼再来侵扰,我应奉主基督耶稣的名,让撒但立即走开。  那天正好是周五,当我们三人谈完从内室中出来时,大家正好唱完圣诗开始查经。王弟兄马上让我与大家分享我的异梦,当时灵命短浅的我还很不情愿,心想,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我都要死了,还要与大家分享,他们这不是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吗?但我倒是很想听听其它人对这件事的看法和建议,所以就分享了。结果,大家的建议和所引圣经章节却是惊人的相似。最后,大家一同警醒祷告,并为我祈求平安。  不出所料,两天后的傍晚,他又来了。当他从我后面来的时候,我清楚地感觉到那就是他,我全身已不能动,只有马上祷告:奉主基督耶稣的名,撒但退去。话音一落,我的心似清水流过,没有丝毫的恐惧,整个人又恢复了自由。神的话是如此奇妙,如此有功效!突然间,我明白了许多道理:神的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和圣经的不可质疑。既然是我最不相信的灵战都亲身经历了,还有什么圣经上的话我不能相信的呢?从此之后,我不敢再对神的话有任何怀疑,我的信心也就更加坚定了。  永生与天堂  我们信主得救的人,并非死后再进天堂,而是一重生得救,立刻就得尝天堂的滋味。这道理,我总是似懂非懂。人在地上,何以见得已经进入天堂?感谢神!在我受洗的头一天晚上,神让我明白三件事:第一,神有神的时间表;第二,信而受洗必然得救;第三,信而受洗的人已入永生之门,我们现在的人生是在地如在天的人生。  来美国之前,出于对未来的好奇,使我这个曾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去算过命。算命人预测我一生有两次机会,一次是1994年底,1995年初。这期间我结婚并出国。第二次是2001年初,2001年一月我受洗。直到受洗的头一天,我才突然想起他所说的话,才明白这就是我一生中的第二次机会。而我从前一直以为,凭我的商业头脑,第二次将是个发大财的机会。感谢主!你赐的永生是地上任何的财富都不能相比的。  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我让他预测这以后的命运时,他把我的手反复地看了看,然后奇怪地将手推开,说:“什么也看不见了!”他不死心,又拿回我的手,又自言自语道:“怎么什么也看不见?”  信主后,我才明白:信而受洗的人已经进入到另一个国度,那就是天堂,通灵的算命人再也看不见我们的未来。但算命本身并不好,易引邪灵入身,我曾深受其害,希望各位慕道友谨慎从事。虽然灵界的事,我们不太明白,但我相信一点,我今日是活在神的国度里。  我决志和受洗先后相差两年多,原因之一就是我曾认为受洗不过是个形式,自己还有好多问题没有搞清,不急于受洗。但神有神的时间表,神借别人的口告诉我,受洗不仅是个形式,而是向世人公开宣布自己的信仰;我明白了后,就迫切要求受洗。受洗后神赐给我更加渴慕真道的心。圣经需要我们用一生的时间来读,只要我认真追求,神会让我明白他的道。  亲爱的朋友!你是否已经抓住了你一生的机会?你的一生也许和我一样,真正的机会只有一次,希望你不要错过这个人生中最大的福份。你只要现在用心灵与诚实对神说:“神啊,我是个罪人,主基督耶稣的血可以洗清我的罪,我愿意将今后的道路交在主的手上。我这样求,奉主基督耶稣的名,阿们!”你就可承受这来自天上的基业。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1997年毕业于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现于美国东部某公司任职。)摘自[生命与信仰]第二期2002年4月

 
 

作者简介
作者: 性别: 信主时间:
评论 | 关闭       

 
以下网友 评论 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本篇共有评论
我的大名:
评论内容:(最多 2048 个字符, 不支持 HTML) *内容不能为空,检验码需一致*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请您注意
 
2005-2006
中国基督徒见证网
联系我们: witness_2005@yahoo.com.cn
浙ICP备05048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