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见证精选 原创园 评选推荐 资 讯 留言板 论坛 友情联接 网址大全
奇异的恩典--我的见证
 | 挣脱进化论的束缚 另一扇门           

虞荣归 1/10/2001   一九六四年十一月,我出生在一个非常贫苦的农民家庭,母亲经常对人说:我出生就是来害人的。我出生三天就开始生病,一直病到三岁。好多次我痛得死去活来,是父母耗定资产,多方借贷替我求医治病,才保住我的小命。人称童年是金色的,而留在我记忆中的童年却是痛苦的伤痕。也不记得童年到底作了多少无端的事,只记得父亲对我的惩罚非常的严厉,我曾被父亲反剪双手吊在房梁上,用指头粗的竹鞭打得我遍体鳞伤;又记得被父亲罚跪在铺了荆棘的地上,双膝被棘刺扎破,鲜血淋淋的情景。有一次我被父亲绑住双手挂在楼梯上,他拿一根木棍狠狠地打我足有一个多小时,直到有人撞破房门把我救出来。更叫人不敢相信的是,父亲曾用束腰的长手巾勒住我的脖子把我推出门外,我晕过去很长的时间才醒过来;父亲也曾把我扔进一口臭水塘里,是邻居把我救了上来……。 回忆起来父亲给我的摧残,我想就是斯陀夫人笔下的雷格里鞭打他的黑奴也不过如此。父亲留在我身上的伤痕远不如母亲的唠叨留在我心中的伤害大。我记得父亲对我的每一次毒打都是因母亲的挑嗲引起的。因此,我听到母亲的声音就心烦气燥。她每日不停的谩骂,还有她那尖刻的声音就像一把尖刀扎在我的心上。记得有一次,我恨不得拿起身边的一把菜刀向大骂中的母亲砍去。家庭背景影响了我的学校教育。在学校,我一直是全校学习、品格最劣等的学生,因我的阶级成份不好,是富农子弟,没有一个老师来关心我,真正帮助我。我成了全校反面典型的代表,经常在全校游行批斗。我曾三次被学校开除学籍,是父母多方说情才又回到校读书。就这样,我混完了七年普及教育,进入了社会。我就像一个没有上学的文盲一样,没有学到任何的知识,倒是学会了说谎、起假誓、嫉妒、贪心、偷盗、骂人……。   进入社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父亲怕得要命的恐惧感减少了,父亲也减少了对我的体罚。但心灵的迷失和空虚使我落在了更痛苦的心境下。我似懂非懂的读了一些小说,看了一些文学杂志(这是因为我在学校时爱看小人书养成的兴趣),就想学习写小说,于是我决志自学。但这个决志给我带来心灵更大的困扰和挣扎,因为我无法驾驭自己,我想去做的反而没有能力去做,我不想做的反而做了,我每日在懊悔和哀叹中过日子,真是苦不堪言。这期间,我染上了许多的恶习,特别是赌博。自从参与赌博后,我好像如鱼得水,很快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赌棍。在我生活的小镇上,我是每赌必来,我也成了聚赌邀赌了人,赌博变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除了上场赌博的时间,其余的时间就和“赌友”们侃谈赌博的趣闻,回味赌博场的风云,研究赌博的要道。我用尽心思在赌具上弄诡计,弄虚作假,后来我几乎做到每赌必玩假的地步。我能坐在三寸宽的板凳上连赌十几个小时不吃饭;我也曾被输得连身上的衣服被扒了下来,输得债台高筑,但后来我赌博的确是输少赢多。我看不起干体力劳动的人,我认为我赌桌上几分钟的收入能顶得上他们几个月的收入。我因赌博被当地派出所关押过七次,而每次都处以巨大的罚金,因此连累家庭,好几次派出所把我家中的东西搬洗一空。每次经历这么大的教训后,我也曾痛心疾首,决定痛改前非,但最多只能禁三五天,就重操旧业(我的一位赌友输得很惨,又被处以重罚,就决志戒赌,并砍下一截手指为誓,但不出一月就“重上战场”)。我当时最爱就的一句话就是:“不嫖不赌,丢人现丑;又嫖又赌,强公胜祖”。  九五年,我做生意赚了一笔钱,就更加狂赌滥赌,九六年春节,邻近几个县的赌徒都聚集大赌一场。这时我大显身手,每场赌博都由我设局“当官”。过完春节,派出所收网捞钱,我又被网住。这一次,我被送到县公安局看守的羁押候审,我被关押了两个月,罚款七千人民币才被释放。出狱后,我更是大赌狂赌,为了找回罚款的损失,我南下惠州、深圳去赶大赌局。除了我赌博的恶习外,回忆起我其他的生活,我的确就像一个从污水坑里爬出来的人,无论到哪里,都留下了一滩又臭又脏的污水。   九六年四月的一天,我站在门口的石桥上,思想人生的意义。这时,我的脚不由自主地向前移动,我来到了本村惟一一位信耶稣的人家中,我平常跟他毫无往来,这时,我居然好奇起来向他问起信耶稣的意义。他只是一位慕道友,对信仰要道也是所知甚少,也更不相信我会信耶稣。我向他索讨有关信仰的书籍看,他把他惟一的一本“要道问答”小册子借给了我。 感谢主!就是这本小册子把我带到了神的面前。我读完小册子就马上作了相信耶稣的决志祷告(后来我才知道我这一天所经历的都是圣灵的工作)。接着每个礼拜天我就去离家约有十里路的家庭聚会点做礼拜。聚会点没有传道人,信徒也大多是没有文化的老姊妹,也没有《圣经》出售。我被圣灵催逼,就去市教会买了两本《圣经》。神恩待我,我买到了一本“注释、串珠、思想问题”三合一的圣经,还有一本袖珍本的《圣经》。   于是,我黑暗的生活有了指路的明灯。神的话如大锤砸碎了我冥顽不化的心;神的话如利剑,剖开了我罪恶的心思意念;神的话如明镜,使我看到了真实的自己:一个以强暴当饮食,以奸恶当饮料,把“耻辱当荣耀戴在头上”的恶棍。我的人生就像烂空了心的树,一文不值,就像那腐烂的尸体正适合乌鸦的胃口一样,欣嫩子谷的烈火正在等待我这一具枯尸去作燃料。这期间,我落在了极度的忧伤痛悔之中,罪就像一副沉重的担子压在我的肩上(后来我才知道是难产之痛)。然而,忧伤痛悔的心主必不轻看。那在十字架留下深深钉痕的双手抚摸我的创伤,他那奇妙的大爱如甘霖滋润我干渴的心灵。他对我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人子来,为要寻找救失丧的人”。我沐浴在基督丰盛的大爱里,他在十字架上舍己的爱启示了爱的真谛。我心中的一切怨恨,苦毒都被基督的爱融化了。父亲对我的责打,母亲对我的唠叨在我心中都有了全新的观念。父亲每一次打在我身上的棍子都是先落在了他的身上,母亲无限止的唠叨都是因她的心灵太愁苦,生活太辛酸。父亲的阶级成份不好,生活得非常压抑,而我的胡作非为无异给他们的生活雪上加霜。更应该理解的是,他们对我的一切行动都是出于爱,只不过被罪恶捆绑了的人,爱的表达也被罪恶扭曲变形了。原谅我,父亲;原谅我,母亲。   神的恩典征服了我。我开始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我不再参与赌博。因我多次拒绝“赌友”们的邀请,并向他们传福音作见证,他们就慢慢视我为陌路人。我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都有了彻底的改变,我从前是不吐脏话不开口的,现在就是听到别人嘴上有不洁净的言语,我就像象有一只苍蝇叮在脸上不舒服。我现在才认识什么是高贵和卑鄙,就像有人说的那样:“国王的儿女就当用宫廷的言语”。我力求行事为人和蒙召的恩相称。我尽量偿还过去留下的亏欠,我与父母、家人、邻居的关系也变和睦了。我的生命有了真正的平安和喜乐。我对神的话就像耶利米先知的说的那样:“我得着你的话语,就当做食物吃了,你的话是我心中的欢喜和快乐”。   我蒙召仅两个月后开始在聚会点侍奉,弟兄姊妹要求我讲道,我也有圣灵的感动,就靠着神的大能大力,负起了聚会点的教导牧养工作。然后对照圣经经文多看多吸收,再根据教会的实际情况,作很浅显的福音性讲道。感谢神,我的服事得到了很好的回应,信仰得到很好的栽培,我也事奉得很喜乐。现在居然有许多教会邀请我去讲道。   九八年我应圣贤的脚踪节目主持人余千爱的邀请,将灵修征文“我最爱的圣经人物巴拿巴”寄给贵台,居然在贵台播出。后来我将此文投稿“天风”杂志社,也被刊载在九八年十一期的“天风”上。这些自述是否是在自吹自擂?这使我有些困惑,但当我思想未蒙恩前居然把编辑写成编缉,不学无术的光景时,我还有什么害怕自我标榜的呢?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荣耀的主赏赐给我的,是天父上帝丰盛的恩典,是圣灵大能的作为。我深信。每一个人投靠神的人,都能见证这奇妙无比的大改变。保罗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而先知以赛亚见证说:“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跪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蒙恩不久,我开始在我的家中举行家庭聚会,初时只有我和妻子及送我“要道问答”的弟兄等几人,但慢慢的应有了增长,现在已发展成了60多人的教会。我们祷告神赐给我们一所礼拜堂,神就应允我的们的祷告。我把自己的房子奉献出来,建成了一座能容纳四百多人,有庭院,有办公室,附属房的建筑物,并且建造得很漂亮。虽然建堂时教会只有几百元钱的底金,但建房资金高达十三万元多人民币,到目前我们已筹到了近一半的资金(其余的部分是我个人的和代借的)。我深信“我的神必照他的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我们一切需用的都充足”。神恩待我的全家,我的母亲悔改了,其实她是一个仁慈的人,现在更仁慈良善了。她现在每天看圣经,读神的话。我的弟弟悔改了,并加盟了世界宣明会做社会关爱工作,我们每天都有家庭礼拜,我们一起背诵圣经,一起颂扬主的恩典。   神也使我经历了很多的神迹奇事,在这里我只把一段刻骨铭心经历见证出来。九八年三月五日,我受本县白沙镇教会同工的委托,将一份制好的教堂图纸送给他们。到达教会临时建堂工棚时,同工外出购买材料去了,我在工棚作了一个祷告后,就下到离工地仅有十几米的一条铁道上散步。我当时正在思想腓力比书三章十三至十五节的经文:“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跪……”。 我进入了极深的思想中,突然,有人从背后猛然打了我一巴掌,我蓦然惊醒,回头一看,一列郑州至福州的列车就停在我十来米的后面,车上所有的旅客都伸出头来惊奇地看着我。打我的是火车司机,他非常的气愤,以为我是在自杀。我的确无法向司机解释自己的行为:隆隆的车声,长鸣的汽笛,还有铁路的颤动……这一切我都全然不觉。然而,神却籍着这次大能的作为来启示他自己的话。这奇妙的经历给了我两幅画面:红海挡住了摩西带领以色列民进军迦南的路,摩西向海伸杖,海水左右分开;所多玛因恶贯满盈在烈火中熊熊燃烧。蒙恩逃离了惩罚的罗得妻子回头一望变成了一根盐柱。而主耶稣斩钉截铁的话:“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更是有了无限的重量。而此次有惊无险的经历也再次应证神话语的信实:“你从火中经过,火必不烧着你;你从水中经过,水必不漫过你……”。   写这篇见证时,正是两千年悉尼奥运会期间,看到电视上那些手捧金杯,头戴桂冠的得胜者,我问自己:用你蒙恩后的短短岁月去换取这些荣誉,你愿意吗?我转而好笑,我想这个问题是所有蒙恩的人都能回答的。是的,即使世间所有的财富,所有的荣耀加在一起,比起主所要赐给我们的荣耀就全然失色。  哈利路亚!赞美主!

 
 

作者简介
作者: 性别: 信主时间:
评论 | 关闭       

 
以下网友 评论 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本篇共有评论
我的大名:
评论内容:(最多 2048 个字符, 不支持 HTML) *内容不能为空,检验码需一致*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请您注意
 
2005-2006
中国基督徒见证网
联系我们: witness_2005@yahoo.com.cn
浙ICP备05048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