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见证精选 原创园 评选推荐 资 讯 留言板 论坛 友情联接 网址大全
浪子之歌
 | 从哲学到神学 叩门的开门           

李健达   我是音乐“唱作人”。一九八九年在香港凭电影“阿郎的故事”插曲赢得“白金歌手”美誉,成为新一代焦点。当时被东南亚报章誉为“许冠杰接班人”,可是红了一年就月落星沉,失去踪影。   车祸后的反思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我因交通意外,陷入昏迷,几乎失去记忆。医生认为即使不昏迷,也会变成植物人,然而上帝使我起死回生。记得郑敬基来看我时说:“你是否觉得很感恩?”我心里说:“感恩?我很想死去。”我一直有自毁倾向,尤其不如意的时候。   车祸前,不少事令我烦忧。我虽感性,但又很实际。由于念心理学,总觉得“听到上帝的声音”是心理作用。上帝也真奇妙,不直接向我说话,让一个护士向我说话。接受物理治疗时,一位怀了孕的护士对我说:“你真福厚命大,上次有个人撞车,不如你严重,但已瘫痪了。你是否该每天早晨赞颂?”我顿时醒觉真要每朝赞颂。问她是不是基督徒,她说是。问她是否有去教会,她说很久没去了。我鼓励她再去教会,并说:“孩子快出世了,你也该赞颂呢。”她说:“是的,我该再回到教会。”从那天起,我每天祈祷感恩。   养伤的日子,有机会静思反省,惊觉自己如脱的野马,是离弃天父的浪子。读大学时,其实已经接受耶稣基督,可是似懂非懂,不知道“信靠上帝”是怎么回事。于是流浪世界,靠自己独闯天下,不知虚度几许岁月。   好朋友   我一直不信基督教,大学一年级修读哲学,写了一篇“上帝不存在”的论文,从心理学角度提出论据,反驳基督教。同学向我传福音,我就跟他辩论三小时,设法证明基督根本不存在,只是假象。真胆大包天。  怎料像我这样的人,竟于一九八五年接受了耶稣做我的救主。当时在加拿大卡加里(Calgary)升学,甥女也到那儿读书,为了照顾她,不要她跟坏人来往,不知怎的,竟劝她多去教会。想来我心里觉得,教会里的人较可靠。甥女听我的劝告,生活果然正常,循规蹈矩。   由于结婚,我停了学。可是只有新婚几个月甜蜜幸福,之后一点不快乐。终于结束两年婚姻,怀着沉痛的心情重返大学。妻子没了,朋友也远离,不敢将情况告诉家人,心里很孤单。   读心理学殊不易,要追回很多功课。天天埋首图书馆,看见很多中国人,冷傲的我对他们不理不睬。可他们却很友善,主动与我交谈,约我吃饭。他们是土生华裔,熟络后才知道是基督徒,于是设法躲避。偶然碰见,他们仍对我很友善,实在不好意思不理不睬。起初,他们不谈宗教,但有一天邀我去团契。去后觉得不错,不太闷,也很开心。与他们成了朋友。后来其中一个请我跟他一起玩音乐,带我到唐人街一间教会。那天唱的歌很好听,其中一?quot;Friends"(朋友),歌手MichaelW.Smith唱得很好,我也跟着唱,唱出我当时的心情。内容大概说:“在主里的朋友,永远都欢迎你;在主里的朋友,永远都爱你...然而,在世上你能与朋友一起的时间可能很短...”我很感动。从那刻起,我想认识上帝。于是到图书馆找书看。看了一段日子,对自己说:“如果要选择的话,我会选择基督教。”于是开始去教会,感受到教会弟兄姊妹的爱。   在一个布道会中,我负责弹吉他,有人唱“朋友”。我忽然感到好像上帝对我说:“朋友很重要,你要珍惜身边的朋友。”于是决定回到以前那群朋友身边,自此经常聚会。不久受洗。   一刹那的光辉   大学毕业,很想返香港发展音乐。返港后兜兜转转入了电视台做幕后。其实我想加入乐坛,但没有刻意当歌手。曾组织一队二人组合,跟某唱片公司联络。他们很喜欢我们的音乐,可惜有另一乐队与我们竞争,结果公司签了对方,不能再签我们,有点失望。打算再尝试,但并不热切,自觉既无背景,样子又平凡,有机会作作曲填填词就好了,若能唱唱歌那就更开心,没想过走红。  一九八九年有一天,好友从加拿大返港,他不是基督徒,但人很好,是位副导演。他说电影“阿郎的故事”有首插曲,没人喜欢,更没人要填词,他鼓励我试试。看过有关片段,灵感突来,回家立刻填词,决定亲自演绎,自掏腰包找了一间规模很小的录音室替我录音。导演听后,大加赞赏,把它用作终场曲。一星期后,分别有实力歌手、名乐队和明星与我争唱这歌。心想:这回没机会了。我祷告说:“神啊,我只希望出一张唱片,请你给我机会吧。我不贪慕虚荣,只是很想唱歌。”   感谢上帝,电影公司终于决定用我的歌,带我去见唱片公司的老板,推荐我做该公司的歌手,那正是我想加入的公司。唱片面世不久,即卖断市,连续数周居流行曲榜首,销量超过白金数字,三、四个星期内成为全城焦点。   红了之后,忙得不可开交,一举手一投足备受注视,许多事身不由己。其实,当时我不看重红不红,只很想做好音乐。但唱片公司很重视市场,很商业化,还指派我要走什么歌路。我的性格倔强率直,竟说:“这些歌不适合我。”电视台请我唱插曲,我说不想唱。心想,既是新一代歌手,又当时得令,他们理应让我三分。于是得罪了很多人。连续监制了几张唱片,成绩都不错,就更嚣张了。同年八、九月,参加全亚太区流行曲创作比赛,得分最高,代表全港出席亚太区总决赛,这是很高荣誉,于是更飘飘然。   接下来电台请我演舞台剧“风雨摇滚”的主角,表现不错。台长称赞我“貌不惊人,但平凡中见特色”。我本觉不能胜任,因为上帝怜悯,名导演先后找我拍电影。可是我竟然因此踌躇满志,变得自负,以为一切全靠自己,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于是态度越发嚣张,惹人憎厌。后来签了一位女经纪人,转到另一公司,因有权威人士捧我,且找了一位很好的监制为我做唱片,顿时被胜利冲昏头脑,忘记上帝,自以为是。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唱片将制作前三个星期,公司结束了,一切化为乌有。我由乐坛焦点沦为殒星。那是一九九0年。随后世态炎凉尽现眼前,由于经历不足,惶恐非常,不知如何应付。真可谓“一刹那光辉”,信心全失。即使电台间中邀我,也不敢出席,因怕见记者。当时仍不知道要谦卑信靠上帝,反对上帝说:“你不用理会我,我可以自己面对的。”   有人请我拍电影,但是片酬低的二三线角色,我不愿拍。电视台找我试镜,我想:“我是白金歌手,还用试镜?”其实,我当时既失望,又没信心,外表看似自大,实质心里很自卑。   颓废消沉   那段日子,搬到西贡躲起来,自我封闭,希望别人忘记我。晚晚祈祷向上帝抱怨:“神呀,你说爱我,把我带回香港,可是现在却让我掉进谷底深渊。为什么你不帮忙我?”可是我听不到上帝的答覆,于是继续埋怨:“神呀,你既是最伟大的主,为何不答我,不救我,不给我出路...?”   颓废了半年,越来越远离上帝。一个人远离上帝后,就容易陷入自毁。于是开始吸烟、饮酒、不想见人,只独自啃着孤单痛苦。整年没做工,不创作,躲了起来。只是仍继续跑步,保持健康,希望有翻身之日。然而机会一直不来。这个期间,我也不再去“艺人之家”聚会,祷告也少了,只是间中看看圣经或《今日灵粮》(DailyBread),但没有得着。那些“勇敢不要惧怕”的话,于我毫无作用。困难仍是那么多。心想:忘记创作,忘记音乐圈算了,反正上帝不给我机会。   “足印”的启示   后来有机会监制MTV。一天有位不大熟悉的同事对我说:“李健达,你始终是属于乐坛的。”这句话点燃了我久已熄灭的志愿。从那天起,我又向上帝祈祷:“神呀,我是否真有机会再闯乐坛?你究竟想我怎样?请指示我。”   不久收到一封信,朋友邀我参加“香港创作人协会”举办的作曲比赛。心想,既然朋友鼓励我,姑且试试吧。那次我化名“木子建”作曲参赛,请别人唱出,因怕失败,不想被践踏,也不想乞怜,希望凭作品看看自己的实力。没想到夺得冠军,听到自己的作品播出来,感动得流下泪来。   之后去了纽西兰数天。一天走进基督教书室,看见一张“足印”(Footprints)的图画,其上的文字叫我产生共鸣,眼泪潸然滑下。终于恍然大悟。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我的主耶稣仍然爱我、看顾我。是他一直背着我走。画中字句,至今仍深印我心。(注)   一九九五年挟作品销量冠军殊荣,再闯乐坛,重拾自信。由于一向人际关系差,不容易找到唱片公司签约,于是又信心摇动,向上帝抱怨:“你让我重返乐坛,为何没工作?”后来自己录了一首国语歌,拿去一间大公司碰碰机会,他们介绍我去见另一公司。总经理听后,很感兴趣,要我先做监制一年,取得最佳监制奖后再出唱片,必气势如虹云云...。结果监制的作品果然畅销,令我重振声威,有了信心。   但不久又故态复萌,自以为是,与公司渐产生磨擦。同时又疏远上帝,越来越少去团契和教会。感谢上帝没有对我灰心,感动朱茵请我返回“艺人之家”。起初我敷衍说:“我是监制,不好意思去"艺人之家"。第二次她和经纪人一同请我,于是应酬她们去了,但没什么感动。两三个月后,与公司的关系每况愈下,同年六月,离开了公司,又没了工作,前路茫茫。于是又对上帝说:“我已全无信心,没有机会再出唱片了。”熬了好一段日子,才稍学习倚靠上帝,祷告求上帝赐我工作。   同年九月底,郑敬基从加拿大回港,彼此一见如故,他给我很多支持,与我一起祈祷,一起练歌,一起计划出唱片。筹备过程中,有人找我做音乐版权的工作,心想,管理阶层不适合我,更怕整天闷在办公室,不想答应。后经祷告,学习顺服,答允了。   立志报恩事主   此时,郑敬基已走红,有助我们组合出唱片,把福音信息藉流行音乐带出。一九九八年初,青年人很接受我们,演唱会带来震撼,心愿已达成,深感上帝恩典浩大,而自己实有很多亏欠,于是立志好好事奉他。   我们不但相信上帝是爱,更经历上帝是爱,祈望用歌声传达上帝是爱。自此我渐渐学习谦卑,以爱待人,珍惜朋友。现在我真有浪子回家之感。一次在教会听李思敬博士讲道,主题是“回家”,他呼吁所有浪子回家,若基督徒远离了上帝,也恳请他们回家。这番话震动我心,于是写了“回家”一曲,诉说心声。之后,影音使团请我唱歌,上帝又赐我机会拍福音电影--“爱也许不易”,由我作曲,从中学到不少。本来我没信心拍这电影,但上帝透过其他人给我鼓励,终于完成。虽忙至病倒,但心中喜乐。结果反应良好。上帝的恩典实在大。   我从没想过可以事奉上帝;因自觉没资格,然而上帝竟用我这样的人去传福音,见证他。真希望有更多机会做福音电影,藉流行音乐唱出上帝的福音,使圣诗年轻化,让青年人感到亲切。   目前我已成立一间公司,与弟兄姊妹一起在音乐方面事奉。很感谢上帝给我机会,虽让我经过很多磨炼,现在又得到不少人支持。我唯一的心愿是把一切交托上帝,顺服上帝带领,珍惜每个事奉机会。(余黄国凯撰写)   (注:编者按,《足印》故事内容是:有一个人梦见和耶稣在沙滩上走,回顾生平,看见沙滩上留下两行足印--主耶稣一直与他同走人生之旅。但他发现,在他最艰难,最痛苦,最软弱时,沙上只留下一双足迹。他不禁怏然问主耶稣:“主呀,为什么在我最艰难痛苦的岁月里,你竟离我而去?”主耶稣回答说:“亲爱的孩子,你看见的那一行足印是我的。因为在你最痛苦软弱时,是我背起你走。”)

 
 

作者简介
作者: 性别: 信主时间:
评论 | 关闭       

 
以下网友 评论 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本篇共有评论
我的大名:
评论内容:(最多 2048 个字符, 不支持 HTML) *内容不能为空,检验码需一致*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请您注意
 
2005-2006
中国基督徒见证网
联系我们: witness_2005@yahoo.com.cn
浙ICP备05048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