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见证精选 原创园 评选推荐 资 讯 留言板 论坛 友情联接 网址大全
从毒品中得释放
 | 起来行走 一次大车祸,两人皆无恙           

  本人名叫阮一凡,男,生于1972年1月,家住浙江省温州市百里东路65号。1998年2月,是神改变我一生的开始,在那以前我是个完全活在黑暗中的无指望的罪人。  为了找到人生的满足,更为了在社会上能够自我保护,我就结识—些不良的朋友,在这样的环境下,从1996年染上了毒品,那时我已结婚,并且妻子也已怀孕。开始时毒品能让我暂时麻木,暂时地忘却烦恼,后来毒品控制了我整个人,我成了它的奴隶傀儡,它让我顾不及母亲的眼泪、妻子的心碎与儿子的期盼。  回想我那刚学会走路的儿子,好几次早晨来拉他睡懒觉父亲的被角,要渴望得着父爱时的表情;回想我躲进卫生间偷偷地吸毒,玻璃门外母亲无奈站着的影子,我出来看见她欲哭无泪的眼睛;又次次想到被重担压垮,变得憔悴瘦弱妻子,这些都曾使我良心受责,要决心摆脱这恶魔的捆索,可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我曾经自愿戒了10来次,可是都以失败而告终。在一次戒毒中,医生打电话到家里,告诉我母亲和妻子,我因为戒毒出了问题,毒不能往下排而昏迷了,医生说不敢负责任(因为是私立的医院,非法的),母亲含着眼泪对医生说:“你尽力地抢救,真的死了,不用你负责。”在这种承诺下,医生实施了抢救,我昏迷了大约三天,自己一点不晓得。醒来后痛苦得不得了,因为毒不能下排,以至整个喉管至口舌都溃烂了,不能吃什么,只能喝稀粥,整整熬了一个月,那种苦,不能想象,虚脱的身体,又有溃烂的痛苦,再加上恶魔用千万只蚂蚁啃骨头似的在内心深处折腾,那已不是毒瘾,而是心瘾。  一想到那毒品,我觉得深深地被它控制了,它完全占有了我。一个月的痛苦过后,家人幼稚地以为我会好一点,可我—出家门,很快就又重新去吸毒。你想想,这种明知道是痛苦、是死亡的事,却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做,这种力量实在太可怕。我的人生绝望了,面对有养育之恩的父母亲、深爱自己的妻子及呀呀学语的儿子,我太对不起他们,又觉得这世界不属于我,没有我立足之地,也找不到自己在这社会上应有的角色。就这样,想到了自杀。一天深夜,我悄悄拿着刀片,已经割下一点,但看了看身旁的妻子和儿子,却又害怕死,手缩了回去。  人生真的是苦海无边吗?有没有出路?母亲常常为我烧香拜佛,我自己也求他们(假神),因为我家世世代代都虔诚地拜它,甚至在我坐牢时也求它让我得到假释。我家窗口上就供着它(观音)。可是家里事情却是那么多,得不到平安。  就在这时候,耶稣来了,他要救我脱离这一切。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真正听过耶稣基督的福音,不知道他是我在天上的父亲,我是个久久不归的浪子。就在我认贼作父,背叛他的时候,他来救我了。  那是1998年2月14日的晚上,我约了几位朋友在岳丈的家里玩扑克,一直到清晨五点,大伙儿都回去了,我也不想在满足毒瘾后,与起床的家人争吵,就去了一个朋友的家里,他们是兄弟俩,那天哥哥的房间有人,我只有到弟弟的房间去睡。他们都是我小时候的朋友,后来弟弟信了耶稣,所以没有和他多大来往了。  那时,已经差不多是早晨六点钟,我吸食了海洛因后,就躺在了他弟弟的床上,可不知为什么,那天早上我的思想特别多,想到了人生空虚,想到了自己为什么到了这地步?这世界到底有没有爱?我的人生还有没有出路?还有谁能救我?我想到了许多以前从没有认真思想的问题,也许是我的朋友刚好跪在床上我的身边向神祈祷。   那天,他在流泪祷告,非常的伤心。不知为什么,我还想安慰我的朋友,想跟他说人生不过如此,过一天算一天吧,不要太伤心了。刹那间,我心里有一种感动,朋友祈祷中的那位神能救我。朋友祷告后下楼洗漱去了,我闭着眼睛在思索,渴望着神的医治。忽然,不可想象的事发生了,我那闭着的眼睛却看见了前方空中仿佛朝霞一样的红亮,从中过来了两个人,他问我:“你是不是某某人?”当时我的意念是,神差人来救我了。我赶紧回应他们说:“是是。”紧接着是一阵气闷,过了只一会儿,什么都消失了,当即,我睁开了眼睛,觉得从来没有过的清醒,心里清楚地知道神已经救我,因为那刻气闷的时候,就觉得肚子里在翻腾,感觉里面的毒已经被排出来。我又高兴又惊恐,赶紧跑到楼下问那朋友怎么有这样的事情,他回答我:“在世界上是没有人能救你的,现在只有耶稣能救你。”  他送给我一本《席胜魔传》,然后带我到教会去祷告。教会给我的感觉是非常的圣洁,与世界的场所完全不一样。又让我惊奇的是,祷告以后,我出了教会,发觉自己不会讲脏话,再也不敢撒谎,这是父母不可能改变的,这经历也加强了我的信心,以致我要紧紧地抓住耶稣,要得他的医治和拯救。事后,神又感动我,他要我把手头拥有的二十几克海洛因扔掉,对于一个吸毒的人,要他扔掉毒品,是要他的命。但那强烈的感动使我无法抗拒,经过一阵挣扎后,我在心里说,我要把它送给我的朋友。可神提醒我,这样我会害了那个朋友。当时刚好在路上,我立即做了决定,挂个电话给我妻子,告诉她我的毒品藏在哪里,叫她不用多想,把毒品全部放进马桶冲掉。感谢神,这是他自己的得胜。我想这件事是让神喜悦的,整个经过都是神在牵引着我。  接下来没几天,到了2月21日,也是在2月的第3周的星期六,这天教会在一个山上举行聚会,我那朋友约我夫妻俩一起去聚会,那天还有两个姊妹一起去,我没带毒品,非常虔诚的上去,心里感觉那是个神圣不可侵犯的所在。当时我身子很虚弱,他们用了一个小时陪我上了山,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也刚好是证道结束,大家跪下来祷告的时候。我夫妻俩进去跪在教堂后面的两根柱子中间,那时妻子是陪我上山的,因为她觉得是我需要,她不知道自己也是罪人,也照样需要耶稣的拯救。  我跪在她的旁边,手放在头顶,一心地恳求神救我脱离毒品与罪恶。当时我的祈求是何等热切!一会儿,神光照了我,这是忽然间的事,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就象是一阵风吹过。我似乎看见耶稣在右边朦胧地站着,左边是可怕的地狱的口,它非常的清晰,在异象中地狱的口不是很大,是个圆形,里面有烧着的烟气在上腾,像要爆发的火山口。我深觉自己的罪很大,已经在它的边缘摇晃着,我害怕极了,大声地疾呼“耶稣救救我!”我的手在头上搓着,人在强烈地挣扎,我的意念同时又在问耶稣,地狱的口这么小,能装得下多少的人?主告诉我,不要看它这么小,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它都能装下去;我又问,如果掉下去会是怎样的感觉?主又告诉我,会象漩涡一样把人转进去,一直到底。   不知什么时候,我早已泪流满面,我在大声地哭喊,呼求耶稣救我,让我重新做人。主耶稣真是太怜悯我了,他不会羞辱到他面前来的罪人。大约过了30分钟左右,耶稣真的向我说话了,他的话非常慈爱,用的是我本地的方言,有11个字(按本地方言计算),他说:“(孩子),我赦免你,给你重新做人。”这话—直进到了我的心里,得到了被神拯救的确据,我立刻安静了下来,发觉自己脸上都是眼泪鼻涕,非常地难为情,因为旁边有许多的人,我刚才在大声地喊叫,是不是他们都在看我,发觉在这里有个大罪人?我让朋友拿来面巾,纸擦了脸,就去问我的妻子,你在我旁边听到什么了没有?你看她怎么说:“没听见什么,只有看见你的手在头顶上挣扎着。”多么的稀奇,我是在灵里单独地与主交通,旁边的人都没有听见什么。   顺便谈谈跪在我旁边的妻子,因为这是神给我们的特别恩典。她刚跪了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跪着,东张西望的看,觉得非常奇怪,那些人为什么有的哭有的笑。但当她看见我哭了的时候,非常感动,心灵深处有个柔和的声音对她说:“孩子,你放心,我已经救了你的丈夫。”她就哭了,紧接着主耶稣把她的罪摆在她面前,就像放电影一样。于是她也悔改,在神面前得到了重生。感谢神的恩典,让我们同时蒙恩得救,这也是神在创世前已经拣选了我们。   神不仅对我有救赎之恩,也有医治之恩。那天晚上在山上,我害怕自己睡不着觉,会毒瘾发作。朋友告诉我,只要向主祷告,耶稣会让我入睡。我祷告以后,还没有束得及叫啊门,已经甜甜地睡着了。第二天起床,我有些不舒服,下了楼,开始毒瘾发作,非常难受,摇摇晃晃地,朋友当即叫我去找神的仆人祷告。奇怪,当祷告结束后,我站起来,发觉自己一点事也没有,一切都很正常。这是神的手在工作,也让我知道了属灵上的事情,以及魔鬼对人的陷害。后来下了山,在公交车上,我又一次毒瘾发作,这是魔鬼在借毒瘾攻击我。我熬到了教会,—位弟兄为我作了祷告,像在山上发生的一样,我站起来后,人立即就恢复正常。   从那一天开始,毒瘾再也没有发作,它永远地离开了我。感谢神的医治与拯救,使我完全地得到自由平安。以后再也没有毒瘾发作,只是身子还很虚弱,象是生过一场大病。  从这以后,我在属灵上也开始经历了魔鬼的攻击。每次祷告仿佛有东西在我的房间里,内心有惊恐。有时感觉黑影向我扑来,以至我洗脸也不敢闭着眼睛。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就叫“十字架得胜!宝血得胜!”也唱得胜歌:“主十架打退撒旦,主十架打退撒旦,主十架打退撒旦,主把我释放。”这样一来,那些攻击就消失退去了。可是魔鬼很不甘心,以后强烈地来攻击我,但神也借这些事让我经历属灵的征战,因为耶稣是永远的得胜者,我们靠着他得胜,而且得胜有余。   记得大约是在下山后的第二天,我那朋友忽然对我说,教会有一种神给的恩赐,叫做说方言,就是有的弟兄姊妹在祷告时说出了自己不懂的语言,也是保罗在歌林多书信谈到的那能造就自己的恩赐,后来被歌林多教会高举与误用。我当时没有质疑他说的,因为神可以做一切的事。奇怪的是,说过这事的第二天,我到教会去祷告,(下山以后约两个月里,每天白天晚上我都在教会)那次有两位弟兄带领我祈祷,不一会儿,忽然感觉舌头被转过来似的,非常含糊地说些什么,内心却异常地喜悦,那是从来没有过的喜悦,太奇妙了。这天,神赐给了我方言的恩赐,其中有主的美意,而不是让人拿来炫耀的,因为属灵上的攻击还非常地强烈,晚上有魔鬼的恐吓,那灵的气氛使人感觉害怕。在没有方言的恩赐以前,我只有叫“十字架得胜!宝血得胜!”,唱得胜歌。在这以后,我就用方言,是在祷告中很自然地说出来的。那时说的方言非常的有力,每次像是炮弹打出来一样,那些黑影与恐吓我的一切就烟消云散了。这是我属灵争战的经历,是神在我身上施行的拯救和魔鬼彻底失败的真实见证。   还有一件个人的经历我要与大家分享,那就是神彻底救我脱离世界与罪恶而给的凭据。在得到方言恩赐后没几天,一次夜里大约三点钟,我醒过来,跪在主面前祈祷,忽然被主带进了异象,在此异象中我见自己只有五六岁的光景,一个非常高大的人(是耶稣),用他的大手慈爱地拉住我的衣服后领,我的面前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在千山万水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城市,当时我的心里觉得这座城市是我曾经生活过的故乡,在里面还有我的亲人,因此在异象中,我的双手伸向那城市,想挣脱那只大手,回到那大城去,嘴里大声喊叫着:“巴比伦、巴比伦、巴比伦……”(当时对于“巴比伦”这城,我一点也不知道是什么,祷告后我还以为是什么事物呢)可这一切用力都是徒然地,那只慈爱的手紧紧地拉住我,使我再也不能回到那隔着千山万水的巴比伦大城。这异象向我显明,我已经被主完全地救出来,与世界分别为圣归给神了,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有什么好,都是主的爱与主的保守;不是我想逃脱罪恶,而是主耶稣要把我从罪恶中拯救出来归向他。这一切都是神白白的恩典,因此我们是身上满有耶稣血水之爱的人,今后应抱着感恩的心,在世上为主而活,来荣耀神,尽心、尽力、尽意爱他。   以上是弟兄本人的蒙恩见证,一些经历只能是主给我个人的,用这些事物让我知道属灵的事情,像地狱的口也是让我理性认知的,以此晓得地狱的可怕,让我悔改信靠他,从黑暗走向光明,从死亡走向永生。希望我的见证能给你有所帮助。

 
 

作者简介
作者: 性别: 信主时间:
评论 | 关闭       

 
以下网友 评论 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本篇共有评论
我的大名:
评论内容:(最多 2048 个字符, 不支持 HTML) *内容不能为空,检验码需一致*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请您注意
 
2005-2006
中国基督徒见证网
联系我们: witness_2005@yahoo.com.cn
浙ICP备05048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