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见证精选 原创园 评选推荐 资 讯 留言板 论坛 友情联接 网址大全
孙凯弟兄简历
 | 神也常对孙凯说话 春玲姊妹来信摘抄           

孙凯弟兄简历 1997年9月14日孙弟兄被主接去(以下是袁姊妹写的)孙凯弟兄出生于1922年,系内蒙古和林格尔县人。他七、八岁时,在家乡见过“借尸还魂” 的事1。就是他过世的三叔灵魂附在一位昏迷半天的长工2身上,约半日之久。三叔就对家人讲述阴间之苦,日落前返回阴间。三叔全家听述而围哭,这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的印象极深。他知道人有灵魂,还有阴间和地狱,那里是个极其痛苦的地方(参路16:19-31)。 十六、七岁时,孙凯在离家三十里的阜平庄基督徒聚会处3 的大房子里,听到了福音,接受了救恩。他重生得救后的认罪彻底4,对付罪也彻底。中学时期就有大复兴,十分渴慕追求主,热心事奉。生活上非常艰苦朴素。中学时曾一度一天一顿饭,因为没钱;大学时,靠每月八元的助学金,勉强维持最低生活。没钱买牙刷、牙膏,就用毛巾沾水擦牙;衣裤是教会救济的。有一次,他实在需要钱用,就在一小房间祷告,向天父要钱。刚祷告完,就有人拿一小纸包(钱)给他。他想,钱是兄姐的钱,此后就不再为钱祷告了,除非万不得已。他始终让自己过著最低的生活水平5。 孙凯在北京读高二时的寒假前夕,因日本飞机经常轰炸,期终考试暂停了,他就打算回家。当时因人山人海,无法接近卖票窗口买票。忽然,有人奇妙地给他一张退票,他才得回呼和浩特市6,在教堂里过宿。那时地面积雪甚厚,又无交通工具。主就感动他到门口去看看,见一人赶著一辆空马车,那车就把他带到了和林格尔县7,又在一教堂过宿。那时,他离家还有几十里,仍无交通工具。主又感动他到马路上去看看,正好遇见一人骑一马又牵一马。那人就让他骑上,带回阜平庄他姐姐家,即当初他听福音得救的地方。 不久,阎迦勒8弟兄来领特别聚会,讲“基督的生命、救恩的喜乐、赦罪的平安。”孙凯弟兄大受感动,大得复兴。以后在北京读书时,就在阎弟兄处聚会。后来又有房爱光 9弟兄来领会,特别讲罪,讲人心中各样的罪,孙弟兄也大受感动。他在学校的一间小房间里祷告,认罪悔改有五、六个晚上。此后,他就专心读经、祷告、追求神,生活上有了很大的改变。1948 年,他得知福州鼓岭“执事之家”有全国各地同工的造就聚会。当时他还在清华大学求学,不是全时间传道,也并未受邀请,但他定意要去。没有路费,就七凑八凑,勉强够就立即动身去了。聚会结束,主感动某弟兄给他回京的路费和一学期的学费。感谢主,这次聚会使他灵命长进很大10。 在清华大学里,他带领十几个弟兄开始有聚会。1951年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与我结婚。同年到上海,在上海生化药厂工作,同时热心追求、事奉神。后来转到国营第四制药厂,一直工作到1978年离沪迁苏北沛县。 [(有孙弟兄药厂的同事追忆:)当时,孙凯弟兄在厂里的工作、学习一般,没有给人留下“积极认真”的印象,有时还由于注意力集中在属灵的追求上,对厂里的工作显得有点懒散、表现较差。 在“肃清反革命运动”(1955-1956)开展以前的那些年间,他和李M.L.、朱R.K.、许M.L.、荆S.R.四位弟兄姊妹一起,每周一次在南阳路145号会所有祷告聚会。他平时身边从不离圣经,见缝插针地虔读;午饭后的空隙时间,总是找一个安静、无干扰的小地方单独祷告。 1956年,政府将“肃反运动”推行到基督教界,全国的弟兄姊妹都要参加学习。在那种空前恐怖的政治压力下,孙弟兄也有过一时的软弱。据与他同一学习小组的肢体回忆,运动期间人人自危,所以在小组发言时往往说些违心的话。孙弟兄也随大流,说话言不由衷。 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中,这种一时的软弱是很普遍的现象,也是不难理解的。但若能靠主恩力,学习“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对人无所畏惧,不怕出代价,始终持守一颗无亏的良心,则难能可贵了。 在往后的岁月里(特别是迁到苏北以后),孙弟兄里面逐渐恢复、明亮、刚强起来。这和他长年出代价、花工夫倾心向神祷告是分不开的。] 在上海时,有位邻居G,不到20岁。他父亲劳改,母亲高血压,半身不遂,生活十分艰苦。孙弟兄经常给小G钱和粮票11,并传福音给他。母亲过世后,小G更孤单苦闷,就经常来我家。孙弟兄待他如同父亲待儿子。后来,小G中学毕业,有了工作,但无法解决婚姻问题,因他只有5平方公尺的住房,勉强放一床一桌。谈了几个女朋友,都因他住房条件太差而告吹。那时G已信主,孙弟兄就为他的婚姻切切求告主,主给他预备了一位姊妹,是厂医。孙弟兄就把自己17平方公尺的大房间换给他,他们就顺利地结了婚,生了孩子,小家庭很圆满。当时上海住房极为困难12,孙弟兄甘愿大房换小房的舍己爱心,在当时的社会中,几乎是绝无仅有。他的善举,照亮了全里弄。这实在是基督之爱的彰显,荣耀归主名。 孙弟兄对未信主的人,也有同样的怜悯心肠。他同单位工作的一小青年,只有单裤度寒冬。孙弟兄就把我买给他的一条还没有穿过的新裤子送给那个小青年。孙凯弟兄对穷苦人有非常的同情(太5:42),对乞讨的人,他从不让他们空手回去(箴19:17),因他也尝过饥寒交迫的苦楚。孙弟兄爱人、助人之心没有虚假,是基督生命的活出。感谢神! 文革时期,他受到很严重的迫害,要他放弃信仰。但他始终坚守,没有否认主的名 13。1978年,主呼召他,他就毅然离开大城市上海,来到大屯,尽心竭力地带领大屯的弟兄们事奉神,从事文字工作,兴起不少24小时守望祷告点。 新约圣经他读了一百多遍。 孙凯弟兄一生经历了许多的艰难和试炼。他肯出代价,甘心效法主,生活极为简朴;热心爱主、事主,凡事祷告求问主、尊主为大;忠忠心心完成主所交付他的;热心爱弟兄姊妹。另一面,看到神爱他,用神迹奇事随著他,用大能的手引领他。如今,他美好的仗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也守住了(提后4:7)。他已安息主怀,大能的救主悦纳他。感谢、赞美归给主!荣耀归主名!阿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注释: 1. “借尸还魂”的事在乡间时有所闻。“三叔”一事有可能是邪灵或污鬼假冒三叔,借昏迷长工之体“还魂”。我们要谨慎,不要受迷惑(参阅新国际版研读本撒上28:8-19下注)。 2. 长工:长年出卖劳动力,为地主耕作的贫苦农民。 3. 基督徒聚会处:1920年左右由倪柝声弟兄、李渊如姊妹等人创办的基督徒团体,到1949年已在全国城乡发展到约七万信徒。特别注重属灵生命的成长及遵行神的道;亦重文字工作。 4. 这件事--彻底悔改认罪--是极重要的好开端。 5. 当时年轻的孙弟兄艰苦地锻炼自己受苦的心志,这是很可贵的(彼前4:1-2)。今天,特别是在西方世界,落在享乐中的弟兄姊妹不少。但另一方面,也要避免走极端,以致不必要地危及健康。神曾重用的亚西西的法兰西斯弟兄(St. Francis of Assisi,又译“圣方济”,公元1182-1226),在44岁夭折离世前,曾后悔过去待己太苛。他1202年服兵役时,看见路人贫病交迫,遍地麻疯,便“立誓最绝对的贫穷和谦卑”,继而抛下财富,跟从基督,到各地宣扬爱的福音,因而有方剂修道会的产生。 神的儿女在生活困难时应仰望主(太6:11)。我们大家要学习<哥林多后书>8:14-15,顾念贫穷缺乏的肢体,显出基督里的爱心。 6. 现为内蒙古自制区首府。 7. 在呼和浩特市以南约20公里处的一个县。 8. 阎迦勒弟兄是西北地区重要传道人之一,1948年后是北京基督徒聚会处负主要责任的同工。 50年代初加入“三自”,成为全国“三自”副主席。 9. 房爱光弟兄曾于1948年参加倪柝声弟兄主持的福州鼓岭“执事之家”的同工造就特会。他敬畏神,生活、事奉甚为敬虔。在肃反时期(1956年),他事先就把行李打成小包裹准备好了。派出所干部来找他,他拿起小包裹就跟著走。干部很惊奇地问:“你怎么早有准备?”房弟兄是因坚持不参加“三自”,被送到东北北大荒劳改十年以上。他在劳改时因吃糠粉,大便干结,每次大便要流血;幸有另一弟兄,彼此用手指代挖大便,十分艰苦,靠主恩典才得活著出来。他被释放后,就去嘉峪关住在他儿子家里。他一生见证甚美。 10. 在来自全国各地参加鼓岭第一期聚会的约八十位同工中,他当时正26岁,是年龄最小的两位之一。他常常和另一位青年同伴在清晨上山顶祷告,追求长进。 11. 当时买米或任何其它食物均需凭粮票,每人只有勉强够吃的定量。 12. 1949年后人口不断增长,但约有三十年时间,民房却不增建;既没有房子分配,也没有房子出租,住房问题极为严重。许多家庭走投无路,悲剧比比皆是。 13. 在沉重的政治压力下,原患有精神衰弱症的孙弟兄,得了焦虑症,由荆绍仁弟兄送到精神病院。经孙弟兄自己的恳切祷告,神垂听他的祷告,医治他,三个月后病愈出院。

 
 

作者简介
作者: 性别: 信主时间:
评论 | 关闭       

 
以下网友 评论 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本篇共有评论
我的大名:
评论内容:(最多 2048 个字符, 不支持 HTML) *内容不能为空,检验码需一致*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请您注意
 
2005-2006
中国基督徒见证网
联系我们: witness_2005@yahoo.com.cn
浙ICP备05048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