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见证精选 原创园 评选推荐 资 讯 留言板 论坛 友情联接 网址大全
坦途跋涉
 | 神爱庇护 死里逃生 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           

坦途跋涉彭小刚  难道基督徒不应该都是圣洁的吗?既然基督徒这样,基督教还有什么可信的呢?  鲜花铺满路  我的家在广东,小时候,喜欢神异的东西,给人看相、算命、看风水,有时候准得出奇。我也喜欢接触父亲的一些“有功能”的朋友。加上佛教比较流行,耳濡目染之下,我开始相信可以靠自我修行达到完美境界。但是我受到的教育,又是以科学分析推理为本的无神论调,于是便形成一个分析上似乎无神,感觉上好像有神,而又不知道神是什么的混杂的世界观。  我很幸运,也有点小聪明,这使我一直在鲜花满路、顺顺畅畅中生活。于是有时候觉得自己对人、对世界的观点及理论,已经非常成熟和完备,因为不管是思想上还是现实中,都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  1999年感恩节,我到了美国。正好赶上一连三天的感恩节大餐。本来以为人生地不熟的,要调整好久,没想到一去就感受到了热情的接待。见到了好多基督徒,都是很亲切、很和蔼的人。不过和他们交谈却让人不太适应。首先是实在太过热情,热情得让人觉得是不是他们“另有所图”。再者,刚没说两句便扯到基督、救世主之类的话题。还有就是,等你真的想要问点有关信仰的东西了,他们往往又给不出很好的解释,一般都引经据典,圣经哪章哪节怎么说,让人根本理解不了。  开始去教会,一是因为基督徒实在热情,无法推脱,再者或多或少也是冲着可以吃一顿饭去的。可是吃饭就要听无聊的讲经。那次讲经,和佛教念经差不了多少,实在叫人想睡觉。看圣经,要么就是密密麻麻的英文,要么就是竖版繁体中文。好不容易看到简体中文了,又翻译得不明不白。如有人讲见证,便是诸如工作没了,找不到老婆等等,向神发请求,结果顺利了,然后便信主了。  这类见证是我最反感的东西,很俗。我觉得,信仰,应该是纯粹的,毫无物欲的。应该是一种爱,就像恋爱一样,会心甘情愿、毫无所求地为对方做一切事情。  第二个问题就是,基督徒中有些人也确实是“修为不深”,吸烟酗酒脏话……做的有些事情,甚至是一般有点道德观念的人都不会做的。难道基督徒不应该都是圣洁的吗?既然基督徒这样,基督教还有什么可信的呢?  第三个让我愤愤不平的就是,基督教说的天堂,是永生的国度,是白玉为堂金做马、宝石玛瑙一大堆的国度。假如你信基督教,你就上天堂,不信,你就下地狱。如此说来,天国还是一个满地财宝的物欲世界啊!基督徒是为了所谓的永生、为了财宝,才信教的啦?  看来,还是佛教符合道德标准,靠强调自己的修为来完满自己,靠人个人的行为来判断来世,还有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感人精神。这样说来,还有什么值得去基督教所谓的“天堂”呢?  加上我也慢慢适应了美国的生活,于是,我便一直坚守“靠自己”的世界观。渐渐也不去教会,渐渐淡忘了基督教。  教授如此说  我即将从计算机系毕业的时候,美国经济一落千丈,大批大批IT业界人士失业,原来最热门的计算机硕士,变得一文不值。加上课程修完,就差论文了,学校断了我的半奖。我便开始担心,开始发愁。我有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怨天尤人,什么自我修为、自我调节,也一点不济事了。  这时,我的导师突然和我说,他拿到一笔资金,可以让我安心做硕士论文,甚至假如我愿意读博士,他也可以给我资助。这是唯一的出路,我自然就答应了。  我们那里没有计算机系博士点,如果要拿博士,就要选数学系的课,然后和计算机课程混合,拿一个“CAM”的博士学位。我因为计算机课程全修完了,自然剩下的都是数学系的课了。  也是凑巧,这个时候数学系来了一个姓高的教授,一来就是终身教授,在他自己的研究领域里面,有不少非常前沿的理论和成就。他也是一个虔诚基督徒。上他的课,我最喜欢听的,是他经常提及一些圣经中简单却内涵深刻的数字,如1,2,3,7,12等等。他的分析很独到,使我重新对圣经感兴趣起来。  他去教会,我也就跟着去,实在想听一听他在教会里怎么讲。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自然也是和老师搞好关系,对自己也有好处啊。在教会,高教授的讲解更深刻。教会里的荣教授夫妇、李教授夫妇,也很热心积极地给我们反复解释圣经。我渐渐听进去了一些圣经的东西。  我还经常碰到一些很“偶然”的事情,比如有一个学期,我为一个美国人干活,他也不断和我谈基督的问题。学期结束了,他还为我祷告,让神开导我,使我能理解神,接受神。再如,我是个喜欢旅游的人,每次回来的最后一趟飞机,总是能碰到基督徒在我边上,和我探讨圣经。  后来我自己也就开始进一步思考、琢磨了。原来有的几个问题,渐渐有了答案。  关于“对信仰应该无所求”的问题,我就想通了。根本不可能是绝对无所求的,只不过各人有各人不同的需要罢了。爱一个人,便会为她做任何事,难道你不希望他或她高兴么?难道你不希望他或她因为高兴而愿意和你一起么?对神,对心中的那种纯粹力量,确实会有一种爱,也是一种信心。但同时,你也会祈求你所期盼的,例如求工作顺利。这不一定是俗。求“纯粹的爱”,也不见得是雅。最后还是殊途同归,得到一种心里的安定和平和。  关于基督徒的问题,我在偶然和一个美国老太太交谈时,得到了答案。其实基督徒毕竟也是人啊,不可能不犯错。基督徒因为信而受洗,并不是说一受洗就圣洁了。只是说愿意接受那个神圣圣洁的力量,帮助自己改去缺点。改正的过程或许是漫长的,自然其中也会有不好的表现。我们应该因纯粹完美的神而信,而非看到人身上一点不完美,就开始指责神啊。  不过对于天国的问题,我还是有点模糊。虽然永生了,虽然美好了,但是每个人幸福的定义不同,我现在过得也不错,永生和美好对我似乎吸引力不大。  目光所及处  随着我的对基督教的理解的增加,我对基督的观念,不那么排斥了。慢慢开始喜欢到教会听听。荣教授看我比较积极,叫我带一次查经,并把他的启导版圣经借给我。没想到我查完经,觉得他的圣经不错,自己也去买了一本。想想也奇怪,平时连教科书我都是复印章节了事,居然会花大价钱去买启导本圣经?  甚至有时候,碰到思想上没有出路,自己没办法控制,佛祖的“一切为空”也无法叫我解脱时,我会悄悄地祷告:“纯粹的力量啊,虽然我不确定你是基督教所说的上帝,但是我现在发现了,我没办法解决的事情还是不少。我也做了不少错事,希望藉着你纯粹的万能的力量,帮我度过这些难关。”说也奇怪,每次这么一想,心里倒也就平和了。  只是,平和一阵,过两天又开始烦躁了,似乎我的祈祷还有“使用期限”。心烦意乱的时候,我喜欢躺在床上看书。随手拿来,是一本《中信》,基督教的刊物。换一本,《使者》,还是基督教的东西。再换,才发现床头放的,除了教科书,就是从教会免费拿来的基督教读物。  那就当消遣看看吧。一翻开《每日箴言》,就看到一条,“神在给你试探,但是他的试探不会超过你能承受的程度”。似乎好像有点感觉,是不是神真的要和我说什么?我好奇地拿出教会发给我的圣经,默默地说:“神啊,假如你真的能指点我走出思想上的困惑,请你让我用圣经找出答案吧。”  结果随手一翻圣经,目光所及,果然所写的就是我困惑的根由。我一下子惊呆了,仔细想想好多事情,好像是有那么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着,好像是有谁在启示着我、指引着我。  我感动了,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干脆,我也去受洗吧,”我突然有这个念头。但是转念一想,我不能因为一时感动,一时心血来潮就做决定。这样可能不太“纯粹”,而且自己也还不够“好”,不足以接受如此神圣的洗礼。  后来正好荣教授夫妇请新生到他们家里吃饭,我也跟他们去了。我和荣太太以及另外几个基督徒刚巧一起坐在小桌,自然就开始探讨起基督教来。荣太太给我讲了很多道理,例如,没有人不犯错,基督徒受洗就是改错的开始,并非要等没有错了才受洗,等等。同时她还给我几盘达拉斯福音营的磁带,叫我有兴趣就听听,因为讲员也有和我同样的经历。  我回家听了,很多问题真的迎刃而解。我又一次觉得有受洗的必要了。可是总还是觉得思路不太清晰,不想在稀里糊涂中受洗。  神奇的是,在随后的几天里,突然好几个朋友找我聊天,聊的都是思想上、感情上的问题。大家都是处在困惑、郁结、一种没有出路的状态。我也不知哪里来的灵感,对他们说:“我也有过同样的经历……你们可以试着祈求一种神奇的力量,只要承认自己的软弱,只要信他,他会把你带出困境的。”  有一个朋友,和我关系非常好,就问我,你怎么会有这个基督教的观点呢?我就开始和他聊。谁知道,一聊居然把自己的心路历程仔仔细细地理了一遍。突然,我豁然开朗,神正是藉着那么多点点滴滴、平平淡淡的事情,用一根神奇而美妙的主线让人明白,让人恍然大悟。  我知道,我受洗的时刻近了。  第二天,礼拜四,我就跑到荣太太的店里找她聊天。她和我讲受洗的意义。虽然我不太读圣经,不知道施洗约翰的具体来历,但是,她在讲到受洗的时候,我的心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动。  我和她说,我没去过外国教堂做礼拜,不知什么原故好像不太喜欢去。而且我也很少读圣经,似乎读不懂。还有就是自己在这几天,老是将信未信的,睡不着。她告诉我,很多人对于读圣经和去教堂,也是逐渐才有认识的。神的意志高于人,很难理解,只要信靠他,他就会让你心内平安。  虽然还有些东西我不明白,但是我有个很强烈的感觉,我要受洗!她很高兴,也邀请我礼拜五在华人教会上,讲讲自己的见证。我答应了。  奶奶离去了  然而,当晚却很反常,我在写见证讲稿的时候,总是没有头绪。突然接到一个越洋电话,我惊呆了──我的奶奶去世了。而且是6天以前的消息。妈妈怕我太难过,怕我冲动,直到处理完所有事情之后才和我说。当时悲恸的心情,让我写下了以下的文字:  今晚,无由来的没有心绪,对着电脑发呆。  电话响了,传来盼望已久的妈妈的声音。挂上电话,我却没有平时的欢喜和平静。  我的奶奶啊,从小把我带大的奶奶啊,怎么就这么走了?奶奶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你那么的急呢?你记得吗?我刚出生,你就急着辞掉自己的工作来护理我和妈妈,谁劝也不听。  你还记得吗?我小时候不吃饭,你就急得满屋子给我找玩具,给我唱歌,给我演戏。等我跑开,你又急得满大街追着我,拿着碗和勺儿要我吃,要我多吃点。  我记得,孙子要到千里外的大学去,你二话不说,急冲冲地自己跑上街,回来的时候汗也没擦,一把塞给我平时过年才有的红包包。  我也记得。孙子放假回来,晚上才到。你都80岁了,急急地跑到市场给我买新鲜的,我爱吃的。然后就早早地等在楼下,不断念叨万一孙子的车早到了呢?  太急了,真是太急了。  你知道吗,孙子快要回去见你了。  你知道吗,孙子快要结婚了,  你知道吗,孙子正准备趴在你耳边,告诉你永生的国是多么的美好,告诉你唯一的神有多么奇妙……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你听不见了,你走了。  我奶奶是劳苦的。很小就给人当保姆,累弯了腰。当工人,又弄断过手指。中年时候,疼爱的儿子又去世了。等到了晚年,又包揽下所有的家务、带孙子。  我的奶奶又是乐观的。家里经济紧张,她笑着说,别着急,我这里有点积蓄。鼻子手术失败,她笑着说,不要紧,我还有另外一个鼻孔能呼吸。等到老了,病了。她又笑着说,没关系,我知道很快就好的。  我奶奶是虔诚的。她没接触过福音,却知道世上有神,每天祈求平安。而我也相信,神是公平的,也是大有怜悯的。他会按照我们在所赐的亮光之下,行为如何来审判我们,他的判断必定全然公义。(参见《罗马书》1:18-2:16)  停下笔,我突然恍然大悟:我信主,追求天国,是为了一个永恒的家。今生,最爱的亲朋都会因着死亡而离散。但是,神给了我在天国团聚的盼望。因此,我要写见证,将这盼望告诉我爱的人,使他们和我一样接受耶稣的救恩,我们就终有一天可以在神永恒的家中相聚。  周五,在教会,当我用真真切切的感情,念出我心中的话时,台下先是肃静,继而便是一同的唏嘘与抽泣声。  “这就是我的见证,这就是我对天国团聚的盼望,这也就是我对耶稣基督的追求!”我的发言结束了,而我新的生命之旅也开始了……  ◎作者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现于Louisiana Tech Univ,攻读博士学位。摘自[海外校园杂志],特此鸣谢

 
 

作者简介
作者: 性别: 信主时间:
评论 | 关闭       

 
以下网友 评论 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本篇共有评论
网友: 发表时间: 2006/11/24 20:47:49
耶稣爱你

我的大名:
评论内容:(最多 2048 个字符, 不支持 HTML) *内容不能为空,检验码需一致*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请您注意
 
2005-2006
中国基督徒见证网
联系我们: witness_2005@yahoo.com.cn
浙ICP备05048411号